牛津剑桥的学生到底有多厉害?

hh 因为本质上是一篇复习吐槽文,所以我负责任的更新:本仙女考 完 啦!!!

牛津剑桥的学生到底有多厉害?插图

我们学校考完会有非常奇怪的庆祝形式,叫“trashing”, 字面意思就是“往别人身上倒垃圾”。其实就是往考完的人身上喷彩带、泡沫、面粉、香槟等等等等,我把我朋友喷成了这样:

牛津剑桥的学生到底有多厉害?插图1

不过我自己偶像包袱有点重哈哈,我把泡沫全部抖掉之后拍了两张:

嗯对,这个袍子是我们考试的着装要求。。。

不过昨天考完,理论上我有3个多月的假期哟,但似我下周一就要开始暑假实习啦

英国夏天的天气真的很不错,万里无云,所以也祝愿大家夏天快乐!!

HAPPY SUMMER!

以下原答案:

牛津大二数学系的小姑凉报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考试季刷到这个题目真的内心有点感慨,所以啰嗦两句就去复习了。

先给大家说一下我们的测评制度吧:

1、没有出勤分 (attendance)

2、没有小考算分(quiz)

3、没有平时作业算分 (assignment)

4、期末考试算一年100%的成绩

也许大家觉得我偏题了,但我想说的不过是:不谈牛剑学生智商高不高、能力强不强,单单抗压这一项,我两年倒是提高了不少。

每到考试季,周围朋友休学一年(GAP)的就蹭蹭蹭的变多。我其实非常能理解:在空前的学术压力下,我一边质疑自己当初选牛津读数学的决定,同时更多的是质疑自己。

相信大多数能进名校的孩子都有过高中的辉煌:不论A LEVEL或是IB,应该都是轻松A+。 当然存在在牛剑依然轻松碾压的大神,但是我想我在内的大部分都是在高强度的学术轰炸下挣扎。

Oxford chooses the world’s top 5% of people, and tells half of them they are below average.

那种从轻松做“学霸”到上课听不懂的落差;

那种努力学习但考试一题都做不出的绝望;

那种被天才神童环绕的自卑:

全部转成对自信的打击和对自我的质疑。

我一直鼓励自己也鼓励周围的人不要放弃,也在潜意识鼓励自己。别人觉得光鲜的路并不好走,但是我相信一切的磨练最终都是财富。

所以苦笑着回答问题:

牛津剑桥的学生到底有多牛逼?

可能拿到牛津录取通知的那一刻,是觉得自己挺牛逼的。要说现在?呵呵,除了能扛住一点压力,别的真不觉得。

但是总得安慰自己,鼓励自己:

谁知道呢

也许现在吃的苦会变成将来的牛逼。

匿名答一個以免遇上熟人。
我先生是牛津數學系本科畢業,當年他的幾個好友都陰差陽錯來了香港,所以他現在身邊最親密的三個朋友都是本科同學。

首先同意本科水分比較低,他們都是成績很好進去的。我先生曾經在港大做post doc,他被碩士學生的水平震驚了,按照他自己本科的要求完全無法讓他們及格,遂辭職。

再說事業發展。就說這三個朋友,一個在大學任教,在香港走學術路線基本保證小康了。一對夫妻曾經都是投資銀行的,現在太太辭職了自己創業,丈夫在銀行發展得不錯,業餘愛好是在倫敦樓市買買買 — 其實這個習慣在投行人裡面不算普遍,但是他被香港的樓價震撼了,現在覺得倫敦的房子四捨五入簡直不要錢。
基於名校光環和香港的行業結構限制,他們身邊Oxbridge的朋友基本也是金融或創業兩大方向。牛嗎?絕對大幅高於平均值,但是和他們其他學校出身的同事相比也並沒有突破天際。
此外,到了一定年紀,如果空有名校證書而沒有相應的事業地位的話其實也挺尷尬的。

作為他們相處較多的普通朋友,結合工作上和神校畢業同事的接觸,我最強烈的感受是:
1. 他們確實比普通人聰明,但是出身很重要。我先生和上文創業的太太是特例,他們都來自重視教育的移民二代家庭,上的是普通中學,靠成績硬拼的。但是他們的同學大部分是Public School出來的,一群人出去吃個飯好幾個Oxbridge的是中學同學,家裡不是書香門第就是本來就有錢。看現在他們風度翩翩,其實舉止、愛好、談吐和閱讀量不是在牛津劍橋三年泡出來的。
而且我先生的學院在牛津是最差的,幾乎沒有人的第一志願是它,相對來說普通學生已經比較多了。可以想像更加prestigious的學院同學們是什麼家庭出身。

2. 除了學習和工作能力,比我們更顯著的特質還有自信和好奇心。
自信的表現形式比較特別,有的人非常以母校為傲,更多的(特別是本科畢業生)是不會主動提的。但這也是自信的一種啊,被別人誇高材生總比自己說更有說服力,被誇完還要靦腆一下。
好奇心是他讓我印象最深的一項。也許是理科生,他對什麼問題都要追根究底,有時候也挺煩的哈哈哈。而他的朋友也是見識多廣興趣廣泛,哪怕裝出來的也是什麼都能聊兩句。大部分人都有一兩個拿得出手的愛好,再不濟也能跑個馬拉松。

我先生自我介紹時一般都只說他的博士院校,一方面因為他知道我們中國人對牛津劍橋哈佛耶魯這些名字有執念,說了麻煩。
另一方面他也對牛津的感情沒有那麼深 — 類似這種“在牛津讀本科是什麼體驗”的問題我也訪問過他。他很感慨地說,小時候努力讀書考大學,以為牛津是學霸的家園,大家可以其樂融融每天在一起研究哲學,探討人生意義,攻克學術難題。考上了以後才知道也不是那回事,大部分的學生(包括他自己)一樣專注喝酒派對,以為可以不用聊足球了結果同學們還是和鎮上酒吧的村民一樣關心英國國粹。平時不考試,好像是第二年才來一次期末考?已經玩得差不多忘光了,靠小聰明和惡補,最後拿了個2:1畢業謝天謝地。就這個變態的考核制度來說智商不夠真的是不行的!
加上他不是傳統的左派精英,和大部分同學除了齊心diss劍橋之外共同話題並不多。
最大的優點就是名校資源比較多,想去世界其他第一梯隊的學校交流半學期,到南美弄個志願團之類的輕而易舉。

一不小心跑題了。
最後,如果我們以後有孩子我還是希望他/她去能力範圍內最好的學校,不得不說一開始的人生確實會輕鬆一點,當然30之後的路就要看他們真正的能力了。
無論是名校還是名牌,他們的價值不在於“最牛”的因素,而是保證了身邊的人、教學水平、環境和機遇的“最低水平”會高於平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